合身衬衫窄裙高根鞋?原来那都是OL的错误幻想!

时间:2020-06-24    热度:132

合身衬衫窄裙高根鞋?原来那都是OL的错误幻想!

OL,曾经是我非常嚮往的社会人身分。我脑海里的 OL 光景是,穿着合身衬衫跟窄裙,踩着喀啦喀啦的高跟鞋,日日像陀螺般忙转于盖章贴贴纸影印文件送茶水这类杂事,每到傍晚就紧盯着时钟,一旦时针指向 6、分针秒针弹到 12 那个摸门立马甩上包包下班的迷人职业。虽然听起来像是<庶务二课>看太多的遗毒,但大概到 28 岁时我都还对 OL 抱持这种绮丽的幻想,并奢想自己成为她们的一员。

想当年北上工作,第一週还会穿短裙丝袜上班,但发现公司男同事都是把格子衬衫扎进裤头的工程师、女同事都自然随兴不化妆时,我就也入境随俗淡忘 OL 标準装扮了,即使走在满街纤细粉领族的商业区,依然可以穿着没有腰线的无印良品妇人装逆风前进,喔欸噜之梦已远飏。

看着阿鹅跟小芳的交换日记才发现,儘管我不是自己想像中那款 OL,但的的确确过着普天之下 OL 的生活,一样米养百种 OL,但 OL 在意的点却又大同小异似远又那样近。从早餐开始算计着今日吃蛋扣打已用掉;即使想拿机关枪扫射同事想问对方眼睛是糊到蛤仔肉耳朵长包皮吗,回信还是得以 Dear 叉叉开头,把所有白眼、杀意跟想问候对方老母老师的心情,稳妥的收在叉叉看不到的萤幕背后;不管心情多好多鸟,网购都能锦上添花化险为夷,跟团购都是办公室基本礼仪;离开座位除非只是去尿尿不然都要带手机,防止等电梯时得跟不熟也不想熟的同事共享尴尬,即使电梯里没网路只能盯着天气 APP 也要看得津津有味避免跟同事对上眼。

上班二字说来轻巧,里头却包藏着大大小小的眉眉角角,即使做过一百次摔着文件夹对着主管喊:「老娘不干了!」的美梦,即使在心力交瘁时分叩问过一千次:「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幺?」即使每天每天都在喊着「可不可以不要上班」,我辈 OL 还是都会在闹钟铃响时奋起出门,在午休时跟同事大嚼舌根排毒,从网拍下单到货间得到救赎,我们或许不是办公室最美的风景(我说我啦),但我们绝对是不可取代的存在,我们是社会中坚,我们是 OL。